漆花

心累

日子长着呢!

  

       蓝河艰难地抬起足有千斤重的眼皮,浑身酸痛,脑袋里一片混沌,只依稀记得昨晚上聚餐,灌下好几瓶啤酒,之后就不省人事了。

  视线逐渐变得清晰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上方三颗挤在一块的脑袋,像极了前段时间微博热传的那张西游记“你醒啦”.jpg。

  蓝河怔怔的,下意识就答了句:“我醒了。”

  “没人跟你说话你答啥呢?我知道你醒啦!”笔言飞先开的腔,然后急急地把他扶起来,跟扶老佛爷似的,“老蓝老蓝,我跟你说……”

  “醒啦?”笔言飞刚开了个头就给打断了。春易老从厨房里拐了出来,身上穿着件红白格子围裙,中间还印着个hellokitty头像,端着个砂锅过来了。

  蓝河被惊得又躺了回去。

  “怎么刚起来又睡,都睡一白天了。来来来,我熬了粥,趁热喝。”春易老说着,已经开始给他勺粥。

  “老蓝老蓝,我跟你说……”笔言飞逮着机会,又把蓝河给扶了起来。

  蓝河浑身酸软,像被抽了骨头一样,软绵绵地摊着:“你说。”

  “嘿嘿……就是……你昨晚上……喝了酒……”

  蓝河刚醒来,脑袋还不太灵光,听着他这么支支吾吾的特不耐烦:“直接点儿,有话就说,有屁就放!”

  边上的入夜寒也看不下去了:“我来说吧!看你磨磨蹭蹭的!”

  说着他就一屁股坐了过来,硬是在本来就不算宽的沙发上挤出个地儿。

  “老蓝啊,你说,你喜欢叶修?”

  让他说得直接点儿,没想到就那么直接。蓝河刚喝进嘴的粥全喷回了碗里。

  他呆呆地看着边上的几张脸:“我说的?”

  “不是你说的还能是谁说的?”

  蓝河又把目光移到碗上。盯着里头飘着的几颗葱花,食欲全无。

  过了会儿,又抬起头:“我什么时候说的啊?”

  曙光旋冰像是终于等到了发言的机会,抢着回答:“你昨晚喝醉酒说的啊!那个深情告白,声泪俱下,简直是闻者落泪,男默女泪!”他把能想到的词全塞上去,感觉还不够,后悔当初上学怎么就没好好听课。

  蓝河没再说什么,心里五味陈杂。

  “老蓝啊,是个人都会喜欢个人,甭管他是男人还是女人,大神还是小透明,不都是个人吗?咱们兄弟一场,不会笑话你的!”

  笔言飞说了一堆,跟绕口令似的,蓝河一点儿也没听进去。

  春易老接嘴:“蓝桥,你现在打算怎么办?”

  停了一下,没听见回答,他又继续说:“这其实也没什么,叶修现在不就是很久没上网游了吗?又不是成鬼了,什么见不着都是屁话。办法总会有的,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,何况我们这儿有五个人呢!”

  

  之后春易老他们就凑一堆打牌去了。蓝河一个人去玩电脑。

  电脑开着,游戏也登着,登的是春易老的号。蓝河摸摸口袋,发现没带账号卡,于是朝那边打牌的几个人喊道:“大春,我用一下你的号!”

  春易老应了声,也不知有没有听清。蓝河也不管了,直接用上他的号。

  他们五大高手的号都是互相帮着刷的,彼此也都很信任。

  春易老作为一会之长事特多,这一上来,消息窗口就跳个没停。

  蓝河挑了几个看了,无非都是其他几家会长发过来的冷嘲热讽,没有营养的话。蓝河通通回了个“SB滚”,然后打开好友列表一个个屏蔽。直到点到君莫笑这个名字,蓝河愣了一下。

  想起刚刚春易老他们说的话,有点忧伤。

  叶修有了自己的战队之后,基本上就没在游戏里出现过。一开始倒还好,蓝河跟其他人一样,由衷地为叶修感到高兴,从兴欣的第一场比赛到之后的每一场比赛,蓝河都会守着看。再登上游戏,看着好友列表里那个始终不在线的人,突然就愁上了,他发现自己开始想念君莫笑,或者说是在想念叶修。

  很是有种人去楼空,桃花依旧笑春风的感觉。

  

  蓝河心情不大好,也不想玩了,待了机,走到阳台去吹风。

  

  天空一片灰蒙,云很厚,层层叠叠的什么都看不见。

  他望着天发呆。这云上头大概就是什么天宫神殿,大神住的地方。人大神可厉害了,下凡散个步吧,都能把人的魂儿给勾走。

  蓝河自嘲地笑了笑,转过身,发现几个人全杵在身后。

  “不打牌啦?”他问。

  “蓝桥。”曙光旋冰少有的语重心长,“咱们找个时间去H市玩玩呗,反正现在放假,就当是公会组织的旅游,也顺便……顺便去兴欣瞧瞧。”

  “我说蓝桥,你打算就这么憋心里一辈子啊?去说个清楚不好?”

  “对!直接点儿,有话就说,有屁就放!”

  也不看看这话是谁先说的。蓝河在心里暗槽。

  

  一行人就真的去了H市。

  笔言飞咬文嚼字,说得特好听:“老蓝,你这次要是成了,来回的机票钱就全归你啦!”

  名义上是去游山玩水,结果刚下飞机蓝河就给七手八脚架着往兴欣俱乐部去了。

  兴欣俱乐部的大楼是新建起来的,跟蓝雨、或者是不远处的嘉世比起来,简直只能用寒酸来形容。

  正门是双开的玻璃门,栓着锁。

  可见他们是不可能从正门进去了。不过蓝河也纳闷,一般俱乐部会容许游客进去参观吗?

  “来来,走这边!”不知谁招呼了一声,一行人就呼啦地往大楼旁边去了。蓝河愣了一下,急忙跟上。

  

  绕到大楼的背面,那里有一道铁门。春易老在前面,有节奏地敲了三下。

  过了一会儿,一把男声从门内传来:“蓝桥春雪。”

  曙光旋冰抢着回答:“真绝色!”

  门“哐当”一声便开了。来人有点脸熟,蓝河仔细想了一下,才想起是兴欣公会的伍晨。因为以前也是个职业选手,所以对他的模样还是有印象的。

  两个公会长一见如故,谈起公会之间的各种钩心斗角感同身受。加上春易老平时在网上特别惜字,现在见了面,恨不得促膝长谈个七天七夜。

  两人已经走在前头聊起来了。蓝河跟在最后头,一手抓住了前面人的胳膊。

  “怎么回事?刚刚那是怎么回事?什么真绝色?啊?”

  “老蓝你可真low。你之前不是开过一个卧底号吗?咱公会那些小迷妹说,这名字跟你可般配了,还给你编了个句子,多好!羡慕死个人!也不见得她们对我那么上心,天天只会说‘笔言飞入夜寒这俩名字肯定有奸情!’奸个屁啊!”笔言飞一把把蓝河抓在他胳膊上的手甩掉,头也不回地大步往前走。

  蓝河还低着头思考着什么,看着脚尖走了一段路,再抬起头时,发现人全没了。

  是真的全没了,像凭空消失了一样,连个声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加上现在是夏休期,兴欣俱乐部里很是冷清。

  蓝河一脸茫然地杵在那儿,周围静悄悄的,只有从远处工地里传来的嗡嗡声。大白天的,感觉怪瘆人。

  在别人的地盘里也不好大喊大叫。于是蓝河掏出手机,挨个打了电话。全都是通了,没人接,打到最后一个还直接关机了。

       蓝河在一楼走了一圈,除了关上门的房间,所有地方都走了一遍,连个人影都没见着。现在他只有一条路可走了——上二楼。

  

  上到二楼,楼梯旁边是个没安门的房间,里头传来电视的叽里呱啦声。

  蓝河探了个头往里瞧。屋里没人,电视机屏幕正对着门,屏幕前是个茶几,茶几前是一张长沙发。

  电视里播着的,是季后赛兴欣对阵蓝雨的第二场比赛录像,正好放到君莫笑VS夜雨声烦的那场个人赛。

       兴欣夺冠之后,叶修本来是要退役的,结果后来又回来了,说留在战队里打打替补。其他职业选手都骂骂咧咧的说他不要脸,其实心里头还是很高兴的。

  蓝河站在沙发后头,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看。虽然这场比赛他已经看过,结果也早已知晓,但他还是看得津津有味。

  机会来了!夜雨声烦绕到君莫笑的背后,君莫笑没来得及转身,夜雨声烦出剑,得手了!

  “好!”蓝河忍不住喝了一声。

  话音刚落,沙发上窸窸窣窣地坐起来一个人。

  蓝河感觉全身血液都凝固了。

  夜雨声烦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!君莫笑抓住了这个机会!一套连击!夜雨声烦的血被君莫笑一点一点榨干了。

  蓝河的血也被一点一点榨干了,感觉马上就要去世了。

  他跟沙发上的人大眼瞪小眼瞪了一会儿。

  蓝河感觉自己大概已经去世了吧。

  沙发上的人正是叶修。平时在电视上看到的叶修都是收拾得整整齐齐的,而今天他头发糟乱,脸上有没剃干净的胡茬,随意地穿了一件体恤配短裤,带着几分痞气。

  叶修说:“坐。”

  蓝河就不客气地绕到沙发前面,挑了离叶修最远的一端,贴着边坐下。他腿儿软,急需一个支承点,不然一不小心给人家跪下可就不好了。

  沙发上有卷成一团的薄被单,估计刚才叶修就躺在沙发上,被靠背挡住,所以他才会以为房里没人。

  

  屏幕里已经在播放下一回合的比赛,叶修拿起遥控器,一直按后退,一路退到刚才夜雨声烦从背后攻击君莫笑的那一幕,就掐着蓝河叫好的那一幕,按了暂停,放着。

  蓝河心里那个拔凉,不就喊了声“好”吗?用得着这样吗?

  叶修也不急,他把放在茶几上的烟盒拿起来,抽出一根叼在嘴上,想了想,转头问蓝河:“介意吗?”

  “不……不介意。”哪敢介意。

  叶修就拿打火机点上了。顿了顿,又拿起烟盒冲蓝河晃了晃:“来一根?”

  “不……我不抽烟。”蓝河忙摆手。

  叶修吸了一口烟,吐了个烟圈,把烟夹在手里,拿闪着火光的那一头对着屏幕指了指,慢条斯理地开口:“如果你是黄少天,在这里,你会用哪个技能?”

  蓝河感到莫名其妙,但还是把黄少天使用的那个技能名称报了出来。

  “在这种情况下的确是最佳选择,黄少天判断得很准确,但这个技能有个严重的缺点。”叶修又吸了一口烟,“技能收尾阶段有个上挑的动作,在滞空状态下无法打断。而那个时候君莫笑并没有任何处于施放中的技能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……这个破绽是你故意露出来的?”

  叶修也没回答,算是默认了。拿着遥控器,嗖嗖嗖地快进,停在一个地方,又开始给他讲,也是给自己讲。两秒钟的镜头,能被叶修分析出一篇文章来。

  蓝河一开始不以为然,后来就认真听了。也不觉得累,反而有种全身脉道被打通的感觉,特舒爽。一场比赛很快就分析完了,蓝河还觉得意犹未尽。

  想起他从进来到现在,还没做过自我介绍。叶修这么放心地给他讲战术分析,就不怕他是隔壁嘉世派来的卧底?

  “那个……自我介绍一下。”

  蓝河不由得想起最初在第十区,刚加上君莫笑好友时说的第一句话。

  你好,认识一下,我是蓝溪阁公会的蓝河,大号蓝桥春雪。

  都过去挺久了,但他还记得清楚。

  现在真人见面,报id有点羞耻,蓝河想了想,说:“我叫许博远。”

  “你好你好,我叫叶修。”

  “…………我知道你是叶修。”

  “哦……你是哪一个?”

  “什么哪一个?”

  “你们蓝溪阁不是来了五个人吗?”

  原来叶修还知道这事,难怪见到个陌生人出现在自家还如此淡定。

  蓝河心虚,说:“反正知道了你也不认识。”

  “我认识啊,谁说我不认识了?我跟你们蓝溪阁那个蓝河可熟了!”

  熟到现在人就坐你旁边都不知道是不是?

  蓝河就想赌这个气:“我又不是蓝河。”

  这刚说完,手机就很不给面子地响了。

  “PKPKPK!”蓝雨的粉丝福利,每个职业选手都录了一段短信提示音,蓝河用的就是黄少天那一款。

  蓝河估摸着手机捂在兜里叶修大概没听清,结果把手机举到面前时又响了一次。

  “PKPKPK!”

  蓝河有点儿尴尬。

  他划开锁屏看短信,是春易老发过来的,但一看到那字数,就知道是有人拿了春易老的手机发的。心想着这群家伙终于都惦记起他来了。

  「我们和老伍吃大排档去了,晚饭你自己解决。」

  下一条短信是跟在这条后面的。

  「已经开吃了,不要来找了。」

  蓝河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谁找你们?我才不找呢!

  放下手机之后又有点忐忑。现在不就剩他和叶修了吗?

  蓝河试探着问了句:“叶神晚饭有着落吗?”

  叶修以为他饿了,就说:“有泡面,要吗?”

  这么说就是没着落了。蓝河又问:“那一起去吃个饭?”末了又加了句:“还有别人吗?叫上一起吧?”

  其实蓝河心里是不想有这个“别人”的,但这么想又觉得自己挺小气。

  “有啊。”叶修给了个蓝河不想听到的答案,“不过他搞技术的基本不出房门,回头给他带个盒饭就行了。”

  蓝河一颗心像过山车一样,一下子跌到谷底又一下子升到云端。叶修真就有这能耐。

  

  叶修说:“附近有家大排档,味道还不错。”

  蓝河一听大排档,感觉就不好了。

  “不去大排档……行不?”

  叶修倒也无所谓:“那去吃烧烤?”

  “成。”蓝河点点头。

  叶修回房里换衣服了。蓝河心想,叶修人还挺好相处的,见了面,也没什么距离感。换作以前,他是没敢想会有一天和叶修这样子聊天还一起去吃饭。

  叶修出来了,全副武装。头上戴了顶鸭舌帽,配了副墨镜,半张脸用一条花围巾裹得跟个阿拉伯大妈一样。

  蓝河认得这围巾,是苏沐橙在K市旅游时买的,她发过微博。

  装扮是奇怪了点儿,但总比被人认出来好。蓝河自我安慰着。

  然而事实证明,蓝河想得还是太简单了。

  他们刚出门没走两步,就有人指着这边喊了句:“苏沐橙!”

  蓝河一时间还不知道要作何反应了。如果让苏沐橙知道有人把一男的认成了她,估计一炮就给轰过去了吧。

  蓝河想着,一回头,顿时傻了眼。叶修二话没说,撒了腿就跑,已经跑出十多米外了。

  蓝河再一回头,发现那两人竟然还追过来了,跟狗见不得人跑一样,嘴里还嚷嚷着:“是本人!一定是本人!”

  蓝河赶紧就跟在叶修屁股后头跑。边跑还边想:“我跑什么呢我?不管了,还是跑了再说吧!”

  叶修在楼与楼之间的间隙穿进去穿出来,一看就是没少应付这种情况。

  

  后头的人终于也不追了。两人藏在一栋大楼的拐角后面。蓝河探出个头看了一下,发现他们还不死心,站在那里到处张望着。叶修和蓝河要想出去,还是得走那条路。

  叶修问蓝河:“溜boss,会吗?”

  “当然会啊!”蓝河觉得莫名其妙,这种时候谈这个干嘛?

  叶修把围巾扒了下来,往蓝河脖子上一挂:“现在仇恨到你身上了。”

  蓝河反应了两秒,有点想骂人。他戴着围巾准备拐出去,又被叶修抓着肩膀拉了回来。

  只见叶修把围巾拿下来,抖开了。这条围巾摊开足有半米宽,可以当披肩用。

  “这样明显一些。”叶修说着,还特别贴心地给他披上。末了,还拍了拍他的背:“小伙子,加油!”

  蓝河披着条花披肩生无可恋地走到那两人面前,一来一回地晃,也不回避了,直接用怨念的眼神直勾勾地瞪着他们看。

  “原来是个男的啊?”

  “我看八成是个神经病!”

  蓝河听到后面一句,回过头,狠狠地剜了他们一眼。

  两个人最终还是给吓跑了。

  蓝河回到拐角后头,只见叶修笑盈盈地看着他,还拍他肩膀,语重心长:“做人有时候也不要太实诚。”

  这话从叶修嘴里出来,怎么听怎么个别扭。

  

  两人最终还是顺利来到烧烤店,找了个靠里的位置坐下。

  服务员过来放下菜单,特别热情,指着桌角上的二维码说:“扫码加微信,分享朋友圈,限定饮料免费喝!”

  本来这点小便宜也没必要贪,但服务员还不走,用特别期待的眼神看着他们。

  叶修说:“那就扫呗!”

  叶修没有手机是人皆共知的事,言下之意就是要蓝河来扫,蓝河都准备掏手机出来了,抬头一看,叶修竟然摸出来一部手机。

  “叶神,你有手机?”

  “我就不能有手机?”叶修边说边扫了码转头问服务员,“还要分享朋友圈是吧?”

  服务员立马凑了过去:“对对,拍照片,发朋友圈!”

  “照片?菜还没点呢,拍啥照片呀?”

  “您可以拍一下店里的环境呀!”服务员提议。

  叶修就举起手机,对了一下景,蓝河坐在靠外的位置,正好就落入镜头里。

  “小兄弟,给你拍张照怎么样?”

  蓝河还没来得及答话,服务员就积极响应了:“要不我帮你俩拍一张吧!”

  “也好啊!”叶修说着已经把手机交给了服务员,走过来坐到蓝河旁边,一只手搭在蓝河身后的椅背上。

  

  拍完照,叶修也没急着坐回去,他翻了一下手机,说:“加个好友,把照片传给你。

  蓝河应着,也拿出了手机,打开微信,对着叶修的手机扫了码。出来个名片:君莫笑。添加到通讯录。

  叶修那边“呵”了一声,打着字。蓝河的微信名叫蓝桥春雪,这会儿叶修正给他添加备注。蓝河瞧了一眼,看到叶修给他备注:蓝河。

  “你对蓝河还真是念念不忘啊。”蓝河随口就来了句,说完脸就红了。

  “蓝河好记,你这名字太复杂了。”叶修似乎也没往心里去。

  不一会儿,两人的合照就出现在了叶修的朋友圈里,没有文字,只有一个大兵叼烟的表情。

  紧接着,一样的照片也出现在了蓝河的朋友圈里,也是没有文字,只有一个V字手的表情。很快,蓝河的朋友圈就炸开了,车前子、夜度寒潭那群人在底下嗷嗷大叫,除了震惊还是震惊,蓝河给每个人回了个大兵叼烟的表情。

  翻着翻着,就看到君莫笑在他这条底下点了个赞。蓝河心里一动,收了手机,问道:“叶神,我们明天打算去逛西湖,一起来吗?”

  “也好。我记得那附近有家饭店,醋鱼做的不错,到时候带你们去尝尝?”

  

  晚饭过后,叶修回了俱乐部,蓝河也跟大春他们汇合了。

  蓝河心情好,旁人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  笔言飞拿胳膊肘戳他:“老蓝,成了?”

  蓝河拿着手机敲敲打打,间或神神秘秘地笑一下,过了一会儿才回答:“我还什么都没说。”

  “那你刚干嘛去了?”

  “不急,日子长着呢!”

END

  

评论(10)
热度(205)
© 漆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